文学范文

当前位置:首页 > 西方文学 > 第114章 先行不要,他要

第114章 先行不要,他要

时间:2019-05-15 整理:本站 点击:171次
闵姜西没有笑,“自己的事情自己做。 ” 秦佔道:“听着像是好学生会说的话。 ” 闵姜西补了下半句,“但做的不像好学生会做的事。 ” 秦佔道:“在街边欺负小商贩的学霸...

  闵姜西没有笑,“自己的事情自己做。 ”  秦佔道:“听着像是好学生会说的话。 ”  闵姜西补了下半句,“但做的不像好学生会做的事。

”  秦佔道:“在街边欺负小商贩的学霸,和花二百块买人一车柠檬的学渣,谁好谁坏?都让人欺负到家门口了,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才是为人师表,先行就是这么要求旗下家教的?”  前半句闵姜西似曾相识,想了一下才发觉是前不久她刚刚跟秦嘉定和荣昊说过的,一定是秦嘉定又跟秦佔提过。

  “不是柠檬,是柑橘。

”闵姜西开口,轻声纠正。

  秦佔微顿,“重点在这吗?”  闵姜西道:“柠檬还是挺贵的,五六块钱一个,柑橘那年六毛钱一斤,十斤往上五毛,二百块钱能买下一整车。 ”  听她说的仔细,秦佔敏锐的问:“记得这么清楚,不会是你自己的事吧?”  闵姜西没有否认,“被发现了。

”  秦佔狐疑,“那你是学霸还是学渣?”  闵姜西一时失笑,“我要说是学霸,就要承认自己曾经飞扬跋扈,我要说自己善良,就暴露了曾是学渣的黑历史。

”  秦佔道:“如果没有今晚的事,我宁愿相信你曾是学渣,但现在我还真叫不准了。 ”  闵姜西吸了口气,爽朗的道:“哎,反正都暴露了,也没必要再遮遮掩掩,正式跟您介绍一下,我就是那个买柑橘的学渣。 ”  秦佔意料之中的勾起唇角,出声说:“又是学渣,又会打架,看来你以前的日子过得比现在精彩。

”  他调侃的口吻打趣她,闵姜西但笑不语。   秦佔主动问:“那是什么原因使你改邪归正天天向上了?”  闵姜西抿了抿唇,玩笑又认真的说:“突然有一天发现自己打架不是最厉害,学习也不是最差,什么都做不到最,没意思。

”  秦佔眼底的笑意就没淡过,越听越觉得闵姜西很有意思,刚开始见她的时候,还以为她是个品学兼优加之外貌出众的‘优等生’,结果某天突然发现完美的都是伪装,原来她跟他以为的那个人,完全不一样。   但这个不一样,丝毫没有引起他的反感,反而让他觉得新奇,有趣。

  “不说失望,您心里肯定有吐槽吧。

”闵姜西坐在副驾,因为对前途不抱希望,所以说话也比往常放松的多。

  秦佔道:“不仅没有失望,反而看到了希望。

”  闵姜西微微侧头,眼底带着茫然。   秦佔说:“你能把自己从学渣变成学霸,同样也能改变别人,我是觉得秦嘉定和荣昊都有救了。

”  闵姜西没料到秦佔会这么想,开心的同时也更为失落,“我才引经据典的劝说他们做事不要冲动,马上就做了坏榜样,以后我再说什么,也没有可信度。

”  秦佔道:“一码归一码,你都说自己不是一时冲动,而是深思熟虑后的选择,我告诉过秦嘉定,遇事想三遍,如果觉得非做不可,那就去做,也许未必是对的,但一定不是全错。

你可以教他克制,但你不能告诉他懦弱,没脾气和没骨气是两码事。 ”  闵姜西当然明白这个道理,不然她也不会不顾一切的跑去找冯婧筠。 工作和前途是重要,但做人的底线是魂,没有底线的人注定只是一具行尸走肉,活不出个人样儿来。

  只是这些年看多了衣冠楚楚的‘行尸走肉’,大家仿佛也更尊崇这些表面上的克己复礼,好像雷打不动才是成大事的首要条件,若是能做到斩断七情六欲,那就是集大成者者。   闵姜西心底讨厌得很,但实际上也在慢慢往这方面发展,但凡不触及底线,她总能面不改色,兴许还能微微一笑,事实证明,她成功了,以她现在的工作和收入而言,在很多人眼里都算得上‘成功人士’。

  向来都是她告诉别人怎么做,已经很久没人告诉过她要怎么做了。

  闵姜西视线微垂,心底是久违的动荡。

  秦佔以为她还在担心工作,开口云淡风轻的说道:“不用怕,先行不要你,铭誉国际要,待遇只高不低,正好秦嘉定跟荣昊都不乐意去学校,你要是去铭誉国际当老师,他们也能勤快一点。

”  闵姜西挂着心狠的标签,其实内心很柔软,尤其对方是真心实意的,她很容易就会感动,“谢谢秦先生,已经给您添了很多麻烦,工作上的事我自己处理……”  “我只是提个意见,最后如何选择还是看你自己,你觉得给我添麻烦,但这点事在我看来还构不成麻烦,更何况冯婧筠闹事也有我的原因,我不喜欢连累别人。 ”  大家都是敞亮人,有什么话开门见山,闵姜西点头道:“明白,您的意见和好意我都会认真考虑。

”  秦佔一直目视前方,在路口处右转,缓缓停车,闵姜西后知后觉,一抬头才发现这里不是莱茵湾而是医院。

  秦佔熄火解开安全带,闵姜西问:“您不舒服吗?”  秦佔说:“你的手。 ”  说话间他已经推开车门,闵姜西只能随后下车,出声道:“我没事,买点药涂上就好了。

”  秦佔说:“让医生开药,你知道抓你的人有没有狂犬病。 ”  闵姜西心说,不怕,我打了狂犬疫苗,不仅狂犬,好多动物的都打了。

  两人迈步往医院里面走,这会儿已经半夜十一点多,医院大堂静悄悄的,因为之前来过,闵姜西轻车熟路的过去挂号,随后来到夜间急诊。   房门关着,闵姜西伸手敲了敲门,里面没动静,秦佔一抬手,明显比她重了好多,只三下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男声:“进。 ”  房门推开时,里面的男医生坐在椅子上,正在戴眼镜,想必之前在休息。

  定睛一瞧,呦,巧了,这不上次给闵姜西和秦嘉定看外伤,因为态度不好还被秦佔给怼了一顿的男医生嘛。   男医生迷迷瞪瞪,同样一抬眼看到老熟人,表情微妙中带着尴尬,态度特别好的问:“怎么了,哪里不舒服?”  闵姜西举起白皙的右手,上面赫然几条血道子,男医生说:“怎么弄的?”  闵姜西没好意思说打架,“别人不小心挠的。

”  男医生心说,女人挠的吧,男人长成这样就是爱拈花惹草,关键脾气还不好,但女人又偏爱坏男人……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月热点

网站地图 | 由文学范文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 Copyright © 2006-2019 文学范文www.hx6691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