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范文

当前位置:首页 > 西方文学 > 第四百二十六章 部费大明文魁最新章节

第四百二十六章 部费大明文魁最新章节

时间:2019-07-12 整理:本站 点击:51次
两千两放在眼前。 林延潮觉得有些烫手,当官以来还没收过这么大一笔钱了。 说实话,林延潮是丝毫不缺钱,老家倾银铺,生药铺一年都能给自己两三千两的分红。 只是这笔钱都是入了林浅浅...

第四百二十六章 部费大明文魁最新章节

两千两放在眼前。

林延潮觉得有些烫手,当官以来还没收过这么大一笔钱了。 说实话,林延潮是丝毫不缺钱,老家倾银铺,生药铺一年都能给自己两三千两的分红。 只是这笔钱都是入了林浅浅的囊中,林延潮拿不着而已。 俸禄对林延潮而言,全部加起来差不多一年一百两。

京官开销巨大,如王世贞在笔记里说的,也不过一年花个六七百两,当然了这是紧着过日子,如果是松着过日子,一年一千两富裕了。 前一阵,林延潮刚入账了一千五百两银子,这两年足以不愁了,而眼下顾宪成一口气给自己送来两千两。 前几天自己刚经历了锦衣卫那档子事,正是心有余悸呢。

林延潮正要拒绝,顾宪成似知他的意思,当下道:“这笔钱是户部的部费,经堂部大人手批的,衙门里还是开了票的,此事就算拿到天子面前,天子也没二话。

”林延潮不由心道,这个我服,行个贿都能开个发票,咱们大明官员真心溜溜溜啊!如顾宪成说的衙门部费,那是官场有名的陋规。 外官办事,要找户部衙门,比如批个条子,向要户部要钱,自是要与户部衙门上上下下打好关系。 这换到现在官场来讲就是‘跑部钱进’四个字。 跑完关系,这钱还不是你的。

到了明朝,已是行(协和)贿半公开化,半合法化,上上下下都有一个固定规矩。

比如这钱批下来了,朝廷答允给你十万两银子,户部如果只截留你个一万两,那说明你手眼通天,在户部里关系很硬,人家只敢收你一成。 而这截留的一万两银子就称为‘部费’,这钱最后当然是落到户部衙门里各个官员,经手书办腰包里。 而顾宪成给自己这笔钱就是从部费里拿的。

这是为什么?因为户部也要向上级衙门行贿啊!而内阁妥妥的就是户部的上级衙门。

林延潮道:“顾年兄,我非别的意思,等东房有了掌事中书,在下还是要还权的。

就算赞不设掌事中书,用不了几个月,我轮直内廷期限一至,就要回翰林院修书的。

这笔钱,我拿了怕是受之有愧。

”顾宪成长声一笑道:“原来宗海有此担心,你这么说就是太小看张司徒了。 正所谓泰山不可丈尺也,两千两银子,对于大司徒而言,不过是手指里露出的一条缝,不值一提。

”林延潮知规矩如此,于是也就叹了一声道:“如此我就却之不恭了。 ”本林延潮还想补一句,下不为例的,但转念一想,这话太假,那就算了。 林延潮收了钱,顾宪成一笑,转头四顾打量了一番林延潮的宅子,以及屋中摆设,然后道:“宗海,你过得也太清贫了,浑不似朝廷重臣,为官不可太贪,但也不可太过清介啊!”林延潮笑着道:“谢年兄之言,在下倒是习惯了。 ”顾宪成叹道:“贱物贵身,志在守朴,宗海真君子。 ”二人说到这里,聊开了其他话题。 顾宪成与自己提及,他在户部里与主事**星,姜士昌二人相善。 听着二人名字,以及正在眼前的顾宪成,林延潮不由想起日后影响了整个明末的社团组织,不对,应叫社党。 顾宪成与林延潮聊了一夜,林延潮几乎以为他要聊到第二天早上了。

可是半夜时顾宪成却突然告辞,林延潮见这么晚了,要留顾宪成住一晚,但顾宪成坚决不肯,扬长而去。

林延潮见顾宪成如此,只能理解为‘名士多怪癖’。 第二日,林延潮至内阁上班。 林延潮到了诰敕房后,几名东房中书本是在聊天议事的,见了林延潮后一并拱手行礼,这完全是下级参见上级的架势。 显然他们也知林延潮协理东房之事。

参见之后,一人道:“林修撰,次辅方才来人交代,说你到东房后先去见他一面。

”林延潮听了不以为奇,自己协理东房,自是有很多事要与张四维交接。

于是林延潮去内阁值房,今天张居正,申时行的值房外大门紧闭,显然二人还未到衙。

林延潮来到张四维值房门前,但见内间外间的门都是打开,几名内役正在清扫。

而张四维则是端了碗茶,站在桌案前,凝望窗外。 林延潮在门外通报后,当下入内来到张四维面前行礼参见。 张四维看了林延潮一眼,没有让他坐的意思,而是淡淡地道:“林修撰,昨夜睡得可安生?”林延潮揣摩不到张四维的这句话的意思。

张四维原来是署理整个内阁的,西房掌事于中书一去,他对内阁控制力大减。 他现在叫自己来,可能是存了敲打一番的心思。 于是林延潮顿时心底大生警惕,张四维这么问,此答案无非是好与不好。

但对方预设这么问,林延潮就不能顺着套路往里面钻。 于是林延潮答道:“下官昨夜看手头上的公文,不留神看得迟了,疲惫之下,也记不得何时睡了。 ”林延潮似答了张四维的问题,又似没答,张四维目光一凛,斟酌了一下,于是问道:“元辅用你协理东房,你怎么看?”林延潮想了下,小心翼翼地道:“感谢两位中堂对下官的厚爱,下官服从安排。 ”林延潮句句答得可谓滴水不露,张四维一肚子话说不出,只能换了种口吻道:“好,你既是协理东房,与原先一人办事完全不同,本阁部让你先回去想想,如何办事。 在这文渊阁中,你需向谁交代。 本阁部可不希望过几日,向元辅要求换人。 ”林延潮听张四维这话,知对方在提点自己了。

没错,张居正任命自己协理东房,但眼下无论东房还是西房都是向张四维负责,所以我张四维才是你林延潮的头,你既入阁办事,就给我记清楚了。

林延潮听了立即表‘忠心’道:“下官谨记中堂之言,一定事事向中堂禀告。 ”张四维淡淡地笑了笑道:“既是如此,几位要紧事,我先与你交代下,一会不至手忙脚乱。

”(未完待续。

)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月热点

网站地图 | 由文学范文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 Copyright © 2006-2019 文学范文www.hx6691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