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范文

当前位置:首页 > 西方文学 > 第115章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?

第115章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?

时间:2019-05-15 整理:本站 点击:2次
妙真道法详解中有画地为牢咒的详细讲解,包括施法和破法,我之所以能肯定陆谨是得了妙真道法真传,也是因为他施法的姿势和道书上写的完全一致。 “幸好我昨天突破境界,将几种符咒熟记于心。...

  妙真道法详解中有画地为牢咒的详细讲解,包括施法和破法,我之所以能肯定陆谨是得了妙真道法真传,也是因为他施法的姿势和道书上写的完全一致。

  “幸好我昨天突破境界,将几种符咒熟记于心。 ”  在妙真道中画地为牢咒只是下乘符箓,破解过程并不复杂,只需摘除符胆(符胆是一张符令的灵魂,把守此符的门户,大多用“罡”字或“井”组成)用鲜血沾污符文即可。   难的是我此时被钟九和卫凌痛打,想要翻身都不容易,更别说跑到白起身边,准确摘取符胆。   “机会只有一次,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太差,如果失败恐怕就真要被打断双腿了。

”  将抱头的一只手悄悄垫在胸前,我有意无意朝白起的方向挪动。

陆谨正专注于樱子,两个打手并不知道我准备做什么,谈及道术,他们只是门外汉,觉得那是仙家本事,不可能被轻易破除。

  不过这也正好给了我机会,咬着牙忍着痛,我距离白起越来越近。

  被困的白起对着我汪汪狂叫,它非常聪明,见我过来,便主动低头,露出那张贴在脑门上的金光符纸。

  “这家伙想要干什么?他好像正在往狗那边移动?”卫凌擦了擦手上的血,活动了一下手腕:“老钟,你卡着他胯骨,我来断他双腿。

”  听到这话,我默默运转妙真心法,凝神会意,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慌张,时间本就不多,要抓紧每一秒钟。

  “追眼!”视野变得开阔清晰,我紧盯着白起额头的那张符箓。   “这小子跟子秋道长过不去,卸他两条腿都算是便宜他了!”钟九和卫凌看着浑身血迹斑斑的我,以为我已经失去抵抗能力,现在任凭他们宰割。

  殊不知我一直在等待他们松懈大意,毒蛇杀人只需一击便可,我经历四次直播,出生入死,和死神擦肩而过多次,怎么可能会轻易放弃求生的希望?  双眼一刻不停扫视符纸:“找到了!”  三清坐符头,天圆地方,下面是一个交错的“井”字,不注意看还真的发现不了。

  “动手!”钟九和卫凌分别站在我身体两边,他们弯下身,正准备抓住我双腿时,我紧贴在地的手猛然撑起,后腿蹬地,好像鲤鱼出水,直起上半身,空闲的那只手沾着溅落的血液点向画地为牢咒符胆!  “井”字符胆象征万丈深井,是困封之意。

但此井要开一口,以免太绝人路,太损阴德,而不利已。   这所开的一口就正是我破符的关键,一指污血正好点在井字口中央  “天清地宁,天地交精,九天玄女,赐吾真明,我今召回,三界诸神,如有违抗,如逆上清!”  鲜血入符,默念法咒,白起头顶的符纸光华敛去,被我随手揭下。   “白起!”  身后的钟九和卫凌还没有反应过来,我已经对白起下令,这条杀性极重的长白山守山犬,完全释放出骨子里的杀意。

  一跃而起,直接咬向钟九的咽喉,看那样子是要致对方于死地!  “小心!”关键时刻,钟九靠着扎实的外家基础,硬生生挪动身体,避免了被一口咬断咽喉的下场。

但他的脖子还是让白起撕下一块肉来,血淋淋一片,这个壮汉惊慌失措捂着脖子从楼梯上滚了下去。   “别给他们机会!”我从地上爬起直接撞向卫凌,这一切发生的太快,卫凌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我撞倒,两个人一起滚落到楼梯拐角,让陆谨也吃了一惊。

  “画地为牢咒被破了?”他面容错愕,还没有回过神来,眼眸中已经出现我冷笑的面孔。

  “你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,那就是过度高估了自己!”我向前疾行,趁着他没有反应过来,全力一脚踹向他胸口。   高高在上的陆谨被我一脚踹到墙角,他的芙蓉玄观歪歪斜斜,锦衣道袍中间也多了一个大大的鞋印。   我的进攻远没有结束,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,我追到墙边从后面勒住陆谨的脖子:“把樱子身上的符给我解掉!”  背景恐怖、来头极大的陆谨,自打出生起就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对待过,他阴沉着脸,银牙紧咬:“你算什么东西?也敢命令我!”  “把符解掉!”我手臂渐渐用力,没有丝毫留手,一边的樱子正承受着怨气冲刷肉体的折磨,这份痛苦我要让陆谨加倍偿还。

  “给我解掉她身上的符!”  陆谨已经喘不过气来,但他依旧不肯松口:“我若是不解,你能奈我何!”  他英俊的脸此时被憋得通红,那几个字也是从牙缝里发出的。   “能耐你何?”我脸上的笑容愈发冰冷:“你以为我不敢杀你?”  也不知是不是被体内血狐影响,我杀心一起就再也控制不住。   “你敢!”陆谨已经说不出话,只能发出呜呜咽咽含混不清的声音。

  我手臂更加用力,他的脖子已经有些畸形。

  “陆谨代表着一个道统,背景非常恐怖,不能轻易得罪,但就现在的情况来看,杀了他也不失为一个绝妙的解决方法!”  让他彻底闭嘴,自然不会得罪他背后的势力,只要不东窗事发,我就能安安稳稳待在江城。   而且这人身上法宝众多,连绘制下乘符箓的符纸都不是凡物,这对刚刚能够画符的我来说也是一种致命的诱惑。

  “杀,还是不杀?”  我是学刑侦的,自然也清楚如何犯罪才能不被警方发现蛛丝马迹。   此地荒凉偏僻,人烟稀少,又没有监控,杀死他们以后我有足够的时间来处理尸体。   再说陆谨来这里是为了上乘符箓,肯定不会惊动太多人,他的行踪只有极少的人知道。

  更关键的是,就算警方介入调查,我也可以完美洗白,因为我并不具有“合理”的杀人动机,这完全符合随机杀人定律,也就是所有凶杀中最难侦办的那一种。

  脑子里瞬间思考了很多东西,我是一个执行力很强的人,手臂不断用力,陆谨的脸已经开始发紫。   “等会钟九、卫凌一定会过来阻拦,我和白起先杀其中一人,然后果断解决陆谨,再去追另外一个!”  缜密的杀人计划被我在几秒钟之内想出,这可能也是我不适合做警察的原因之一。

  “顶层生物教室里有福尔马林和切片用的刀具,可以长时间保存尸体,我需要把白起撕咬过的肉整个切下,跟尸体躯干分开处理,焚烧是一个不错的办法。

还有此地血迹,之前好像在某个教室里看见过硫酸,用不用误导警方,故意设计第二案发现场?对了,我进来时摸过一个模型人偶的脑袋,必须连它一起烧毁,避免留下指纹。 ”  世界上没有完美的犯罪,但也不是每一个警察都是神探,这是一场豪赌,赌局双方都押上了自己拥有的所有东西。

  “杀!”眼底飘起如烈火般跳动的猩红,胸口一直延伸到大腿的九尾血狐纹身也好似活了一般,露出快意之色。   我用上了全部力气,陆谨的脸已经紫中泛黑。   可就在这时,变故陡生,一根翠绿的柳条缠上我手臂。   柳条很细,但其中蕴含的力气却让我难以抵抗,勒住陆谨脖子的手被拉开,死里逃生的陆谨趴在地上,一边干呕,一边疯狂往嘴里吸气。   “小兄弟,凡事留一线,万不可冲动啊!”  听到这个苍老的声音,我知道自己的杀人计划就此破产,前来插手的是青土观道士,他身穿粗布道袍,手持柳条,站在我和陆谨中间。   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月热点

网站地图 | 由文学范文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 Copyright © 2006-2019 文学范文www.hx6691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