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范文

当前位置:首页 > 西方文学 > 第115章 赖账,想都别想

第115章 赖账,想都别想

时间:2019-05-15 整理:本站 点击:77次
韩家堡的财力,大家都还是认可的。 韩三小姐是韩家堡堡主夫人最宠的义女,这也是大家都知道的。 只是,这笔赔偿款是巨款呀!韩三小姐能不能拿得出来,大家就都不清楚了。 这时...

  韩家堡的财力,大家都还是认可的。 韩三小姐是韩家堡堡主夫人最宠的义女,这也是大家都知道的。 只是,这笔赔偿款是巨款呀!韩三小姐能不能拿得出来,大家就都不清楚了。   这时候,众人都看着韩虞儿,等着她说话呢。 气氛都安静得有些尴尬。   老汉明显是认可孤飞燕这个提议的,他也不再往孤飞燕手里塞金票了,站在一旁,又感激又高兴。   孤飞燕也高兴呀!她看着韩虞儿,面带微笑,不急也不催。

  但是,这笔钱,她要定了!  人不犯她,她不犯人,人若犯她,赔偿到底!  她自认为没招惹过韩虞儿什么,韩虞儿招惹她作甚?  韩虞儿口口声声说自己是靖王殿下的朋友,一副要来帮她劝她的样子,可在这台上说的话,全都是带刺儿暗讽,教训她的。

  有意思吗?  难道,靖王殿下在不在现场,韩虞儿心里头就没有个数?  暗卫都这儿,靖王殿下能不来吗?正主都没有上台来阻止她,教训她,韩虞儿一个外人,瞎凑什么热闹呀?还一口一个婢女地喊,真以为自己是她主子的朋友也就能当她主子了吗?  此时,韩虞儿是又恼又羞又恨。 可是,她还是保持着微笑,不想让任何人看出她的慌张狼狈,尤其是孤飞燕!  她呵呵笑了笑,先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。

  她叹息道,“我是知晓药材二用这种事的。

只是,我以为竞拍场不会出错,所以只用常规验药的办法。 哎,结果这样……真是遗憾。

”  这话一出,一旁的东场主就拉下脸了。   唐静斜眼打量过去,眼中闪过丝丝厌恶。

  虽然是她让韩虞儿验药的,可是,韩虞儿是自己上台来的,自己搀和进来的。   她原本一直在考虑要不要同东场主申请申请,担下韩三小姐一半的赔偿金。

如今看韩虞儿这态度,她自是作罢了。   孤飞燕不出声,就要看看韩虞儿怎么给自己圆场。

  果然,韩虞儿一副洒脱的样子,笑道,“愿赌服输,小婢女,这钱,一个子我都少不了你。 只是,我此行是陪朋友来的,来得匆忙,身上没带那么多钱。

这样,待我回去了,立马派人送到府上。 你若着急想要,要不,我跟你主子说一声,让他先代付了,回头我再还他。 我跟你主子的关系,你也是知晓的。

亏待不了你的。 ”  听了这话,大家都纳闷起来。   这丫头主子到底是何人,跟韩三小姐有何关系。

韩三小姐刚刚一上台就一直声称自己是这丫头主子的好友。

如今看来,关系应该是极好的了。   孤飞燕忍不住往台下看去,可惜没找着靖王殿下。

  她知道靖王殿下在,只是,她也琢磨不透他靖王殿下跟韩虞儿到底是什么程度的朋友。 她在心里头暗道,“殿下,我数到十,你要不出声,你就别怪我不给你朋友面子了。

一,二,三……”  孤飞燕飞快地默念到十,眼底闪过一抹窃笑,很快就大声回答,“韩三小姐,真是抱歉。

我呀,就是一个小小婢女而已,我并不清楚我家主子跟你是什么关系!十二万金数目不小,我也不敢自作主张让他代付。 ”  这话一出,台下就大声议论了起来。

  能手持主子黑卡的婢女,会是小婢女吗?她既都这么说了,估计韩三小姐跟她的主子是没多少交情了。

韩三小姐怎么这样呀,分明是要赖账嘛!  韩虞儿的脸都红了。

此时此刻,她虽然非常不想见靖王殿下,可是,却又无比期望靖王殿下能上台来给自己解围。   她又忍不住往台下看去,却见贵宾席上,已经没人了。   靖王殿下去哪了?  这时候,唐静开了口,“哎,这事都怪我。 十二万金不是小数目……”  听到这话,韩虞儿连忙回头看来,大喜,以为唐静要帮忙了。

哪知道,唐静继续往下说的是,“我原以为韩三小姐还是陪得了的,就没先问清楚了……哎,要不这样,我给做个公证人,韩三小姐写个欠条。

燕姑娘,你看,如何?”  韩虞儿目瞪口呆。   孤飞差点笑出来,“有唐小姐做公证人,小女子我信得过!就不知道韩三小姐,答不答应。

”  韩虞儿若真心想给这笔钱,刚刚早就主动写欠条,就不会说那么一堆话了!  可是,如今这形势,她不想给也得给了。 她若再推脱下去,必是要背上赖账的骂名了!  她强颜欢笑,辩解道,“有唐小姐做公证人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 我,我也就是怕这小婢女信不过我的欠条,要不,早早就写了,哪还用解释那么多。

”  孤飞燕又道,“不知韩三小姐打算何时还清?”  这话一出,韩虞儿终于连强颜欢笑都办不到了。

她立马朝孤飞燕投来警告的目光,那张精致的小脸完全拉了下来,  孤飞燕并不同情,更不忌惮。

  要知道,今日输的是她,韩虞儿更加不会对她手软。   她追问道,“韩三小姐,半年,够吗?你不会半年都不回家吧?”  韩虞儿连拖延时间的借口都没有,只能咬着牙答应下来。   唐静立马令人拿来纸笔,韩虞儿当众写了欠条,唐静检查无误之后,才让孤飞燕收好。   韩虞儿几乎是逃一样走下竞拍台的。

半年,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筹到钱,但是,半年里,她一定要报今日这个仇!一定要孤飞燕后悔!  事情到此,也算是有个圆满的结果。   孤飞燕要走,东场主却客气地说,“燕姑娘,老夫有一事不明白,想请教请教。

不知道能否请你和你主子赏脸,到后头去,喝杯粗茶。 ”  孤飞燕当然知道东场主想问她禁品之事。   她正想问暗卫靖王殿下在何处,这时候,芒仲却过来了,说道,“主子正在后头跟老执事喝茶,你也……过去一下吧。 ”  东场主一听这话,遂是大喜,“原来是熟人,燕姑娘,请吧。 ”  孤飞燕还以为老执事没来,没想到早来了。

她笑了笑,“走吧!”  茶亭里。

  君九辰似乎在老执事聊什么严肃的话题,见了他们过来,他便不说了。   “殿下。

”  孤飞燕心情极好,声音都甜了不少。 然而,君九辰回头看过来,眉头蹙着,分明很不高兴。   孤飞燕的笑僵住了,怎么回事?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月热点

网站地图 | 由文学范文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 Copyright © 2006-2019 文学范文www.hx6691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