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范文

当前位置:首页 > 西方文学 > 世上唯一在等你的人(含泪看完)

世上唯一在等你的人(含泪看完)

时间:2019-07-11 整理:本站 点击:186次
没待几天,我就急着要回去,母亲苦苦央求我再住一天。 她说,今早已托人到城里去买菜了,一会儿准能回来,她一定要好好给我做顿饭。 县城离这儿九十多里路,母亲要把所有她认为好吃的东西...

世上唯一在等你的人(含泪看完)

  没待几天,我就急着要回去,母亲苦苦央求我再住一天。 她说,今早已托人到城里去买菜了,一会儿准能回来,她一定要好好给我做顿饭。

县城离这儿九十多里路,母亲要把所有她认为好吃的东西都弄回来,让我吃下去,她才能心安。

  从姨妈家回来的时候,母亲精心准备的菜肴,终于端上了桌,我不禁惊异鱼鳞没有刮净、鸡块上是细密的鸡毛、香油金针菇竟然有头发丝。 无论是荤的还是素的,都让人无法下筷。

  母亲年轻时那么爱干净,如今老了竟邋遢得这样。 母亲见我挑来挑去就是不吃,她心疼地妥协了,送我去坐夜班车。   天很黑,母亲挽着我的胳膊。

她说,你走不惯乡下的路。 她陪我上了车,不住地嘱咐东嘱咐西,车子都开了,才急着下去,衣角却被车门夹住,险些摔倒。

  我哽咽着,趴在车窗上大叫:妈,妈,你小心些!她没听清楚,边追着车跑边喊:孩子,我没有生你的气,我知道你忙!  这一回,母亲仿佛满足了,她竟没有再催过我回家,只是不断地对我说些开心的事:家里添了只很乖的小牛犊;明年开春,她要在院子里种好多的花。

听着听着,我心得到一片温暖。   到年底,我又接到姨妈的电话。

她说:你妈妈病了,快回来吧。

我哪里相信,我们前天才通的话,母亲说自己很好,叫我不要挂念。 姨妈只是不住地催我,半信半疑的我还是回去了,并且买了一大袋母亲爱吃的油糕。   车到村头的时候,我伸长脖子张望着,母亲没来接我,我心里颤颤地就有了种不祥的预感。   姨妈告诉我,给我打电话的时候,母亲就已经不在了,她走得很安详。 半年前,母亲就被诊断出了癌症,只是她没有告诉任何人,仍和平常一样乐呵呵地忙到闭上眼睛,并且把自己的后事都安排妥当了。   姨妈还告诉我,母亲老早就患了眼疾,看东西很费劲。

我紧紧地把那袋油糕抱在胸前,一颗心仿佛被人挖走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月热点

网站地图 | 由文学范文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 Copyright © 2006-2019 文学范文www.hx6691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